六是继续严厉整治规范网络借贷等银行体系之外的金融活动,特别是要继续严厉打击整治各种非法金融活动、非法社会集资等。

除了为子谋财,张敬贵还用公款为亲属、同学的消费“埋单”。2011年春节前,他去看望姑母,并给姑母1000元,回头就走了公款账目报销;2013年,其母翻盖老宅,张敬贵出了8万元,回头也是走的公款账目;甚至在2015年10月大学同学聚会时,他共花了2.2万元,还是公款报销。此外,他买摄像机花的1万元、在养生会所消费的1082元、买画还信用卡的5万元,也都是变相通过公款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