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姆斯:为什么这个数字在目前只有这么点?

武汉江夏庙山土地几经周折、辗转与纷争,法院把该宗土地使用权判给了陈燕鸿、黄辉,足见他们“神通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