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点,关于无风险利率下行和信用利差高企,这一点和现在一样。原文表述是“上半年无风险收益率下行和信用利差扩大对股市资金面和估值有积极改善作用。上半年银行战略收缩后,无风险收益率下降;下半年,风险溢价可能被引导下行。”“这也就是说,无风险收益率回落后,风险溢价的回落,将全面引导社会融资成本下行。站在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的角度,社会融资成本有下行趋势,权益类资产的投资吸引力就会逐渐增加。”

当时的表述是“上述是宏观资金面的变化,就市场变化而言,积极的资金入场迹象也在出现。沪港通启动预期出现后,香港市场作为A股对接海外的大门口,早已是人头攒动。不但香港股市走势强于内地股市,港币兑美元汇率也易上难下,以至于金管局多次出手干预港币。此外,从近期QFII额度、ETF申购规模和机构对客户调研反馈看,也支持外围资金聚集的观点。”